您的位置:欧洲杯竞猜 > 欧洲杯竞猜 > 你们竟然还不给郭敬明(guō jìng míng )出品人的

你们竟然还不给郭敬明(guō jìng míng )出品人的

发布时间:2019-09-13 00:37编辑:欧洲杯竞猜浏览(183)

            昨天小盖冒着被熟人碰见的风险去观摩了郭敬明导演的力作《小时代3》(以下简称小三,喂,还是算了),有人痛诉此片三观不正或者根本没有三观,有人惊叹此片的颜值加起来等于今年国产片颜值的总和再乘以二,啧啧,我就只好另辟蹊径,从艺术的角度来剖析这部在中国电影史上注定了无痕迹的影片。
           从纵向来看,不得不说郭导发挥稳定之余(三部片在豆瓣上的评分依次为4.8,5.1,4.2),还展现出了极大的喜剧野心,甚至开创了一种崭新的流派,我姑且称之为“四笑非笑”派吧——不要和我争辩,国内外许多的喜剧大导演们在创新的问题上是难以望其项背的。具体来说,“四笑非笑”体现在:当看到郭导埋伏的笑点时,我们顺从的笑了;当看到激烈撕逼过后主演们无一不哭得梨花带雨凄凄惨惨切切之时,我们笑的更灿烂了;当看到结尾出现了小时代4的预告时,我们表现的简直欣喜:“这智商体验的酸爽感,一年必须要看两次!”(←我这句话,是在致敬这段场景——锦荣一本正经的对郭采洁说,“你告诉杨幂对她来说是又一次伤害!”,是不是一样毫无逻辑可言!)
           我来为你总结一下故事大纲:家庭负债累累的郭碧婷和白富美郭采洁是好姐妹,郭碧婷不想麻烦郭采洁给她钱,于是靠出卖郭采洁得到钱,被大家揭发一顿撕逼过后又不要钱了,最后还是要去找郭采洁借钱。一般人看到这一定被这样的迷之脑回路惊呆了,以为编剧脑壳里浸了硫酸——图样图奶一屋,这都是郭导用心良苦埋下的笑点呐!至于另一条主线剧情则相当贴合实际,杨幂在雪地里一边哭一边追着陈学冬喊:“你出来啊你出来啊”••••你都怀了人刘恺威的孩子了,陈学冬敢出现分分钟被打成包子,啊不小糯米啊亲!
           对于大部分男观众而言,郭碧婷撕开衣领躺在楼梯上色诱保安一段已然值回票价,至于大批女观众,不都已经溺死在柯震东的裸男玫瑰秀以及郭采洁那俩弟弟的禁断之恋里面了么?
           这部喜剧界的跨时代之作,你值得拥(xia)有(yan)。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精深的智慧,远大的抱负,无比坚强的毅力。他们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为后世的人们作出了表率,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以下是智睿小编精心为大家整理的名人故事中关于名人故事_郭敬明:小时代大野心的相关内容,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我只生活在上海,我只能记录这其中的一部分年轻人,用这个小团体折射出这个时代…… 他现身的时候妆容精致,身上那件简约的黑色套头衫的领口露出乳白色衬衣来,配一顶同色系的黑檐帽。你刚想回应他一个笑容,却发觉人家的视线已擦过你投射在墙上的镜子中。他收回目光,告诉你这还不算装扮完毕。“今儿我没来得及做头发,所以戴了帽子。” 郭敬明,跟他贴在博客里、杂志封面上那些个人照片一样的、活的漫画美少年。在那些堪称精美的图片里,他的造型推陈出新,出现频率最高的两个表情带着强烈反差:狡黠,失神。少男少女们在内心尖叫着晕过去,时而相信将被他守护,时而认定有责任掏出零花钱来守护他。 按照截至2009年11月底的中国作家富豪榜的统计,郭敬明在2009年有1700万元进账,比2008年多出400万元。他成名七年来,只要出书,其销量就排国内畅销书排行榜第一。他搭建了《最小说》平台,拥有一个能持续赚进钞票、且貌似可不断外延的商业模式。 “他是一只凶猛的商业潜力股。”出版人路金波说,“这样下去,今后出版界10年的首富都会是他。” 26岁的首富 上海静安区的紫苑行政公馆,是一所绿意酽酽、守卫森严、奢华精致的宅邸。正符合少男少女们对一所青春造梦工场的想象。郭敬明创办的柯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进驻这里刚满六个月,此前,这里是他的自有住所。 但主人又决定把公司搬走。“这边太小了,2010年公司规模要翻一倍。”2009年,郭敬明在建筑大师安藤忠雄设计的上海国际设计中心买下了足足一层楼。“在上海总共五六套吧,加写字楼。”他如此轻描淡写他的固定资产,同时,这位26岁的董事长不掩饰对财富新一轮追逐的雄心。 是的,他很好胜。在文学富豪榜榜单刚出来时,他蝉联了两届的作家富豪榜首座被童话大王郑渊洁夺去。郭敬明对媒体说“其实2009年我还是应该第一的,榜单还没有把我12月出的《小时代2。0》收人算进去。” 他不容许“郭敬明”三个字给外界以褪色的错觉。“‘郭敬明’这个品牌,我是出品人,也是经纪人。”定义简洁明确。 但市场对这个品牌的非议从没停止过。从抄袭到炫富,到被王蒙荐入作协,到地震中捐款数额的真实性。“以前我面对负面信息会特别伤心,但后来发现新闻没有好坏之分,它的作用只是让更多人记住你的名字。所以现在我也不太在乎,我们也需要跟媒体互相来借力。这变成周瑜和黄盖的关系。”郭敬明说。 外界的非议甚至变成他向前的原动力,你能从他对工作的玩命中嗅到负气的意味:他每天工作近20个小时,做杂志,写小说、接通告、吸收大量信息,并思考未来两三年的规划。长江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黎渡经常在网上收到郭敬明前一天深夜给他的离线留言,或是一些新想法,或是一些有价值的网址链接。 “我从来不会去回应一个新闻。骂人那些人把时间都浪费了,再回过头来怪别人为什么有钱。” 在大时代赚一个“小”字 “机遇、勤奋、智商,这三者共同造就了今天的我。我觉得自己在出版界是很神奇的一个人。”郭敬明夸起自己来毫不含糊。他赶上了中国青春文学开市的好时机。借助《萌芽》杂志举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平台,他成为春风文艺出版社的签约作者。2004年,他牵头成立杂志书《岛》的工作室,向春风文艺出版社提供内容。 2006年8月,他结束与春风文艺出版社的合作,转而跟长江文艺出版社合资设立上海柯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郭敬明占控股权,并出任公司董事长。两个月后,双方合作策划的青春杂志《最小说》在柯艾平台上问世。 承载尖锐的社会矛盾、反映人性、研究人类社会发展的结构状态,这些沉重的题材不是郭敬明的菜,他无力驾驭,也没有兴趣。他自比为商业片导演:“如果我是一个导演的话,可能就是好莱坞商业大片的导演,我拍的是《2012》,我要票房、要好看的视觉、要特别精彩。我不会去拍文艺片、纪录片,去反映屠杀、反映种族歧视。” 郭敬明的野心是:在这个风云变幻的大时代里赚一个“小”字。2008年出版小说《小时代1。0》时,他就坦率地对媒体说:“我写不了整个中国,因为我不了解,我只生活在上海,我只能记录这其中的一部分年轻人,用这个小团体折射出这个时代。” 他推崇享乐主义,文字中布满浮华。在一片“带坏小孩”的指责声中,他挥霍得一如既往,往自己身上招呼各种大牌得吓人的Logo,再拍照挂在博客上。郭敬明说:“这是自我价值实现的一种方式。享乐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我自己的人生当然要怎么开心怎么过,一辈子如果赚那么多钱又不花,那还挺荒谬的。” 跟郭敬明自己的作品一样,开放式吸收青春题材稿件的杂志《最小说》的定位也带着最浓厚的商业目的:放大十几二十岁的青少年心中的轻欢浮愁,浓墨重彩地讲述与他们同龄的虚构人物悲虐的身世、情感与成长变故,佐以华丽的辞藻。 未来企业家 虽然一直在言行、打扮和心态上刻意延缓“衰老”的过程,但郭敬明确实在远离校园,而这恰恰是他最重要的目标市场。他在2008年出版的《小时代1。0》的销量已经比不上2007年自己的纯校园题材作品《悲伤逆流成河》。 郭敬明很快意识到,作为一个畅销书作家,巅峰也不过就是销量几百万册。作为一个企业家,无论是做杂志、文化出版还是实业,发展空间要比作家大得多。后者是一条可持续的生财之道。 2006年成立柯艾文化后,郭敬明开始用更多精力来运作公司和塑造品牌。他承认,现在阅读商业报刊的时间已多过了文学杂志。他用《最小说》平台搜寻国内有潜力的青春写手,以公司名义跟他们签约,并出版了他们的十多部作品。在各个写手的宣传期,郭敬明不遗余力地在自己博客上为新人们造势,带他们参加访谈、签售和电视综艺节目。 趁着“郭敬明”品牌还在黄金期,郭敬明希望模仿好莱坞编剧协会与制片商的关系,用柯艾文化建立一个真正的作家团队。这个团队除了给日常的杂志提供内容、独立出书,还可以承接剧本等内容产品的定制。 2009年,郭敬明以《最小说》为平台举办了“TheNext-文学之新”全国新人选拔赛,吸引了六万多名选手的近15万篇参赛稿件。从中选出有潜质的选手,与其签长达数年的合约,并对其进行商业化包装。萧凯茵,这位第一届TN大赛的最终获胜者,在自己博客里写道:“我所成就的,到底是别人的梦,还是自己的梦?” 在郭敬明的构想里,类似的圈人运动将帮助柯艾形成循环垄断。“如果你是个年轻人,你想变成名作家,就只能从这个品牌出来;如果你不在我这个公司品牌里,你就出不来。”他希望自己到了一定年龄后,致力于开发跟自己同龄的市场。“因为跟随我成长起来的那批读者,他们从小看我的东西,在生产他们那个年龄需要的产品时,我依然有一个品牌的优先权。” “你不一定懂得所有的东西,但是要懂得跟最好的人合作,那就会一直成功。”郭敬明说得发自肺腑。成长之路上,他一直在借助最强劲的外力。 跟最好的人合作的价值不单在于获得最好的资源,还能听到最好的课。在春风文艺出版社,郭敬明得以窥探图书出版业的市场定位、印刷发行、营销等下游环节。签约天娱传媒,他又发现了自己的内容产业的全新外延价值。而在最新也是最密切的台作者长江文艺出版社那里,他又意识到拥有渠道控制力的巨大利润空间。 郭敬明的新企划里的一个产品是有设计感的笔记本、笔等文具。为此,他已有意识地在自己的小说里鼓吹物化的生活方式,《小时代》里就埋伏着众多“可变成实体”的生活用品。 “当我去贩卖一种生活方式的时候,可能要开全国连锁书店、生活用品店。我要把终端抢到自己手里。”在郭敬明的规划里,《最小说》的限量发售,柯艾作家团队的签售等诸多营销方式可以在未来的柯艾门店里进行。 在被问到“你觉得一个企业家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时,“强势!”郭敬明的回答听上去如同莎翁笔下装疯的哈姆雷特谈论自己雄心时的那段经典台词——“即使是陷在果壳里,我也可以自命为一个拥有无限空间的帝王。” 柯艾公司是只有13人的小团队,郭敬明在其中是绝对的权威。“在你的公司里,你一定是帝王般的强势,没有人能违抗你的命令,没有人能左右你的决定。像比尔·盖茨,或者乔布斯,其实他们都是中央集权得不得了。包括在盛大,除了陈天桥谁都不重要。外界一提到他们企业,就只有这一个领袖,绝没有第二个。你就要有这样帝王般的气势才行!” 这位年轻的文艺商人说完这段话后,再度扭过头去,用赞美的眼神打量了一下镜子中的自己。

    从《一九四二》到《我不是潘金莲》,某种使命似乎正在尝试着选择冯小刚,但冯小刚始终在犹疑、畏缩。客观审查的压制和自身精神找不到出路的双重局限,使他无力走向正面对他微笑着的缪斯女神。

    在该片上映之前我曾对其有很大的期望,其一是张艺谋的又一部新作,其二是有“蝙蝠侠”贝尔的参演,说实在的话,后者吸引我到电影院看的因素更多。但在观演后,不得不觉得有小小的失望。
    全片节奏偏慢,且最后高潮起伏不大,都是让观众感到失望的地方。当然观众对于这种题材也没有抱着看战争大片的心态去看,但即使是文艺片,一般地认为总有一个感情爆发的高潮点。但本片从中段到最后,一直在稍显平淡的节奏渡过,直到最后也没有给观众一个感情的宣泄点,让观众的感情憋在心里走出电影院。所以,我认为此片在家中一个人看比去电影院看会更好,这部电影表达的情感需要一个人慢慢消化和酝酿,普遍观众对于这样的电影还是不敏感,我在电影院看的过程中,就有很多观众看到中段明显不耐烦了。可能我的喜好低俗,窃以为去电影院还是看特效大片的好。
    从该片的选角和展现手法,不难看出这是张艺谋又一次野心之作。
    选角上用上了近几年人气火爆的贝尔,可以说是瞄准了海外市场和海外评委。贝尔虽然近几年凭着蝙蝠侠系列人气急升,但相对与布拉德皮特和莱昂纳多来说在国内的人气还是差了点(这个问题豆瓣上很多人已经讨论过就不说了,起码我对我老妈说泰坦尼克号的男主角我老妈还是认得),这点可以看出张艺谋的主要目标并不是在国内。
    然后在电影中,虽然背景选择在南京大屠杀期间,但与一般狭隘的爱国主义电影拉不上关系。从女学生到妓女们,甚至国军的残余部队,都没有说过一句爱国主义式的呐喊,连抗日片中常用词“杀鬼子”也甚少用上,更不用说那个假神父了。在南京城中遗留着的这些人,他们只有一个任务——生存下去。无论女学生、妓女、假神父、士兵还是汉奸,他们开始的首要出发点是生存下去,当然随着电影发展他们的目的都发生了改变,而这些改变就是《金陵十三钗》的中心精神。张艺谋这次拍的不是爱国战争片,而是展现人性的电影,与爱国无关、与组织无关,更与大局无关。更深、更广阔的立意,毫无疑问是直指奥斯卡。
    张导演在《十三钗》中毫不遮掩地展露野心,但并不影响其出色的发挥,从某方面来说,这是中国电影一个小小的里程碑。
    上面提及到《十三钗》中的每一个人群的首要目的是生存,但随着电影的剧情发展,这些人的目标都发生了转变——保护代表着弱小和希望的女学生。王教官带领的部队本该成功出城,却因为执意援助女学生而导致全灭;贝尔扮演的假神父本来有机会随朋友逃出南京城,却因为这些女学生而拒绝了;本该只是暂时躲着在教堂的妓女们,却最后代替女学生送去日军的虎口;甚至那个汉奸,所做一切只是为了救女儿。所有这些角色的选择改变,都是指向本片的中心精神,称颂人性美好的一面。
    为什么说这是中国电影的里程碑呢?上面对这些角色的分析后,观众不难感受到《十三钗》所表达的价值观——不惜一切保护弱小的人性光辉。在中国电影中,很少有如此明确表明价值观的电影。好莱坞电影与中国电影的差距有多大?不仅仅在电影技术上,更在电影的表达上。好莱坞需要商业电影,但好莱坞的商业电影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价值观的输出。在我印象中的美国大片,总会宣扬自由、勇敢、不畏牺牲等价值观,即使在特效再华丽的大片上,好莱坞的导演总不会忘记加上这样那样的价值观输出。反观中国电影,看看那些巨资拍摄的大片,一个异常华丽的场景后、一场惨烈无比的战争后、一场眼花缭乱的打斗后,观众还记得导演想表达什么没有?近几年,在中国较受欢迎的电影,都是在语言节奏方面出彩,去年的《让子弹飞》胜在姜文、葛优、周润发出色的演技和剧本,今年的《失恋33天》只胜在文章的尖牙利嘴和迎上光棍节的势头。反而前几年的《集结号》表现得相当出色,但碍于该片的中心思想有影射某组织的嫌疑,加上天朝剪刀手的存在,最后在电影中没有说清楚,观众也没有看明白。
    《十三钗》作为一部花费巨大的大片,没有只注重于表现画面和语言,而是在表达价值观上用了大力气,可以说是中国电影上一个里程碑。
    张艺谋没有再留恋于《英雄》《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大片漩涡,没有拍上《三枪》这种侮辱观众的电影,也没有沉浸于《山楂树之恋》小小的恋爱情怀,这次给观众奉上的是表达人性的《金陵十三钗》,可以看作是张艺谋的自我救赎,张导演该感谢严歌苓出色的小说。

    我只生活在上海,我只能记录这其中的一部分年轻人,用这个小团体折射出这个时代…… 他现身的时候妆容精致,身上那件简约的黑色套头衫的领口露出乳白色衬衣来,配一顶同色系的黑檐帽。你刚想回应他一个笑容,却发觉人家的视线已擦过你投射在墙上的镜子中。他收回目光,告诉你这还不算装扮完毕。“今儿我没来得及做头发,所以戴了帽子。” 郭敬明,跟他贴在博客里、杂志封面上那些个人照片一样的、活的漫画美少年。在那些堪称精美的图片里,他的造型推陈出新,出现频率最高的两个表情带着强烈反差:狡黠,失神。少男少女们在内心尖叫着晕过去,时而相信将被他守护,时而认定有责任掏出零花钱来守护他。 按照截至2009年11月底的中国作家富豪榜的统计,郭敬明在2009年有1700万元进账,比2008年多出400万元。他成名七年来,只要出书,其销量就排国内畅销书排行榜第一。他搭建了《最小说》平台,拥有一个能持续赚进钞票、且貌似可不断外延的商业模式。 “他是一只凶猛的商业潜力股。”出版人路金波说,“这样下去,今后出版界10年的首富都会是他。” 26岁的首富 上海静安区的紫苑行政公馆,是一所绿意酽酽、守卫森严、奢华精致的宅郏正符合少男少女们对一所青春造梦工场的想象。郭敬明创办的柯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进驻这里刚满六个月,此前,这里是他的自有住所。 但主人又决定把公司搬走。“这边太小了,2010年公司规模要翻一倍。”2009年,郭敬明在建筑大师安藤忠雄设计的上海国际设计中心买下了足足一层楼。“在上海总共五六套吧,加写字楼。”他如此轻描淡写他的固定资产,同时,这位26岁的董事长不掩饰对财富新一轮追逐的雄心。 是的,他很好胜。在文学富豪榜榜单刚出来时,他蝉联了两届的作家富豪榜首座被童话大王郑渊洁夺去。郭敬明对媒体说“其实2009年我还是应该第一的,榜单还没有把我12月出的《小时代2.0》收人算进去。” 他不容许“郭敬明”三个字给外界以褪色的错觉。“‘郭敬明’这个品牌,我是出品人,也是经纪人。”定义简洁明确。 但市场对这个品牌的非议从没停止过。从抄袭到炫富,到被王蒙荐入作协,到地震中捐款数额的真实性。“以前我面对负面信息会特别伤心,但后来发现新闻没有好坏之分,它的作用只是让更多人记住你的名字。所以现在我也不太在乎,我们也需要跟媒体互相来借力。这变成周瑜和黄盖的关系。”郭敬明说。 外界的非议甚至变成他向前的原动力,你能从他对工作的玩命中嗅到负气的意味:他每天工作近20个小时,做杂志,写小说、接通告、吸收大量信息,并思考未来两三年的规划。长江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黎渡经常在网上收到郭敬明前一天深夜给他的离线留言,或是一些新想法,或是一些有价值的网址链接。 “我从来不会去回应一个新闻。骂人那些人把时间都浪费了,再回过头来怪别人为什么有钱。” 在大时代赚一个“斜字 “机遇、勤奋、智商,这三者共同造就了今天的我。我觉得自己在出版界是很神奇的一个人。”郭敬明夸起自己来毫不含糊。他赶上了中国青春文学开市的好时机。借助《萌芽》杂志举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平台,他成为春风文艺出版社的签约作者。2004年,他牵头成立杂志书《岛》的工作室,向春风文艺出版社提供内容。 2006年8月,他结束与春风文艺出版社的合作,转而跟长江文艺出版社合资设立上海柯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郭敬明占控股权,并出任公司董事长。两个月后,双方合作策划的青春杂志《最小说》在柯艾平台上问世。 承载尖锐的社会矛盾、反映人性、研究人类社会发展的结构状态,这些沉重的题材不是郭敬明的菜,他无力驾驭,也没有兴趣。他自比为商业片导演:“如果我是一个导演的话,可能就是好莱坞商业大片的导演,我拍的是《2012》,我要票房、要好看的视觉、要特别精彩。我不会去拍文艺片、纪录片,去反映屠杀、反映种族歧视。” 郭敬明的野心是:在这个风云变幻的大时代里赚一个“斜字。2008年出版小说《小时代1.0》时,他就坦率地对媒体说:“我写不了整个中国,因为我不了解,我只生活在上海,我只能记录这其中的一部分年轻人,用这个小团体折射出这个时代。” 他推崇享乐主义,文字中布满浮华。在一片“带坏小孩”的指责声中,他挥霍得一如既往,往自己身上招呼各种大牌得吓人的Logo,再拍照挂在博客上。郭敬明说:“这是自我价值实现的一种方式。享乐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我自己的人生当然要怎么开心怎么过,一辈子如果赚那么多钱又不花,那还挺荒谬的。” 跟郭敬明自己的作品一样,开放式吸收青春题材稿件的杂志《最小说》的定位也带着最浓厚的商业目的:放大十几二十岁的青少年心中的轻欢浮愁,浓墨重彩地讲述与他们同龄的虚构人物悲虐的身世、情感与成长变故,佐以华丽的辞藻。 未来企业家 虽然一直在言行、打扮和心态上刻意延缓“衰老”的过程,但郭敬明确实在远离校园,而这恰恰是他最重要的目标市常他在2008年出版的《小时代1.0》的销量已经比不上2007年自己的纯校园题材作品《悲伤逆流成河》。 郭敬明很快意识到,作为一个畅销书作家,巅峰也不过就是销量几百万册。作为一个企业家,无论是做杂志、文化出版还是实业,发展空间要比作家大得多。后者是一条可持续的生财之道。 2006年成立柯艾文化后,郭敬明开始用更多精力来运作公司和塑造品牌。他承认,现在阅读商业报刊的时间已多过了文学杂志。他用《最小说》平台搜寻国内有潜力的青春写手,以公司名义跟他们签约,并出版了他们的十多部作品。在各个写手的宣传期,郭敬明不遗余力地在自己博客上为新人们造势,带他们参加访谈、签售和电视综艺节目。 趁着“郭敬明”品牌还在黄金期,郭敬明希望模仿好莱坞编剧协会与制片商的关系,用柯艾文化建立一个真正的作家团队。这个团队除了给日常的杂志提供内容、独立出书,还可以承接剧本等内容产品的定制。 2009年,郭敬明以《最小说》为平台举办了“The Next-文学之新”全国新人选拔赛,吸引了六万多名选手的近15万篇参赛稿件。从中选出有潜质的选手,与其签长达数年的合约,并对其进行商业化包装。萧凯茵,这位第一届TN大赛的最终获胜者,在自己博客里写道:“我所成就的,到底是别人的梦,还是自己的梦?”

    电影《芳华》就是这种矛盾的典型产物。主要表现在大张旗鼓宣称“缅怀已逝芳华”的主题和绝不甘心止步于文艺的野心之间的纠结牵扭,两者的牵扭结果是两败俱伤,主题被野心疏离出去变得寡淡,野心被主题遮掩起来变得不伦不类。

    《芳华》的主题就是“缅怀已逝芳华”,从开片随着震人心魄的军乐声赫然出现在银幕上的“芳华”两个大字,到穿插全片的萧穗子的旁白,再到片尾的再次重申主题。但这里存在一个明显的悖反情节,就是在象征着芳华终结的文工团解散宴会上,影片宣称的男女主人公都是被公然排除在外的,所以主题反复强调的所谓缅怀一代人的芳华显得很可疑,这里面一定有更深一层的内涵存在,也就是导演的野心。

    导演的野心从片头字幕的大红底色,到毛主席的巨幅画像,再到写满墙面的各种政治宣传话语,再到专属于那个时代的红旗飘飘锣鼓喧天。这些固然都是特定历史背景中必不可少的场景,但当它以凝视的方式呈现在镜头特写之中的时候,就一定是在昭示着在某种程度上对潘多拉魔盒的反思。但遗憾的是影片中所有的凝视都在表现出来的当下戛然而止,比如因触摸事件被审查时刘峰愤怒斥责的“下流”、越战里十六岁男兵死前的家世怀想、何小萍穿着精神病服控诉集体主义的一场独舞、贵妇郝淑雯怒骂城管的一句“草尼玛”……都戛然而止毫无回应而显得冷硬尴尬,就好像卯足了劲正要发力的一刹那突然收回反倒把自己打出了内伤,导演野心的这种欲说还休使得被反复强调的主题既空洞又虚假;

    主题的疏离还在于影片改编艺术处理的不甚妥当。原著小说中,主人公为一男四女。除男主人公外,何小曼林丁丁萧穗子郝淑雯每个人都有自己完整的生命流转史,因而一代芳华消逝也表现得恰如其分。在改编中,为了适应电影的艺术形式,主人公被改为刘峰何小萍两人,又对其余诸人进行了削足适履的删改,因而所有人物的关系都表现出了一种疏离的感觉,即便是影片讲述者萧穗子和男女主人公的关系也表现得忽远忽近、画风诡异。

    至于对人性的透视,更是在特有年代专属于集体主义革命青年的浪漫中都被选择了原谅,这种原谅使得集体主义退却后的精神变得空洞,也根本推翻了人性透视本身。

    总之,当片尾作为越战英雄却无比落魄的刘峰和何小萍两人在凄凉的街头长椅上相拥取慰的时候,影片想表达的绝不只是缅怀芳华,但当我们按着这个线索想从全片里挖出另一重蕴含的时候,我们找到的只是一个又一个戛然而止的碎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胡不归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欧洲杯竞猜发布于欧洲杯竞猜,转载请注明出处:你们竟然还不给郭敬明(guō jìng míng )出品人的

    关键词: 欧洲杯竞猜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